1. <source id="znw4v"></source>
      <u id="znw4v"></u>

            <rt id="znw4v"></rt>
          1. 關鍵詞不能為空

            位置:南康金融新聞網 > 理財保險 > 泉州招慶寺名僧考-澄靜

            泉州招慶寺名僧考-澄靜

            作者:南康金融新聞網
            日期:2019-12-14 08:01:23
            閱讀:
            最新資訊《泉州招慶寺名僧考-澄靜》主要內容是澄靜,這部泉州招慶寺僧靜、筠二禪師編撰于南唐保大十年的珍貴古籍得以重新出現在世人面前,再次印證泉州曾經有一座重要的南禪佛寺——招慶寺。,現在請大家看具體新聞資訊。

            原創: 吳遠鵬 泉州歷史文化中心


            泉州招慶寺名僧考


            泉州招慶寺,是唐末、五代時期泉州的一座重要的佛教寺院,也是福建乃至中國南方一座重要的禪宗寺院。招慶寺曾經興盛一時,復又沉寂了近千年。1912年,日本學者關野貞、小野玄妙等對韓國慶尚南道陜川郡伽耶山海印寺所藏高麗版《大藏經》(雕刻于高麗高宗三十二年,即南宋淳祐五年,1245年)的版本進行調查,從其藏外版的補版中發現了《祖堂集》二十卷的完整復刻版木板,這部泉州招慶寺僧靜、筠二禪師編撰于南唐保大十年(952年)的珍貴古籍得以重新出現在世人面前,再次印證泉州曾經有一座重要的南禪佛寺——招慶寺。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》的重新發現,引起了日本、韓國等學者的關注和研究興趣,也引起了中國學者的重視。特別是1990年,留學日本的泉州學者孫立川先生影印日本花園大學庋藏之高麗雕版《祖堂集》20卷,托率團到日本訪問的周焜民副市長帶回泉州,贈予泉州歷史文化中心,《祖堂集》終于復由日本回傳泉州,以及2003年孫立川先生任總編輯的香港天地圖書有限公司重制線裝版《祖堂集》出版,《祖堂集》和招慶寺引發泉州政、學各界的極大關注和熱情,研究《祖堂集》、找尋招慶寺成為泉州的熱門話題。周焜民副市長二十多年來持續關心招慶寺遺址的尋找,2015年6月更率領文史專家和有關人員到北山現場踏勘。泉州文史專家楊清江先生搜輯文獻,深入研究,撰寫《泉州招慶寺考》,刊載于《泉南文化研究》第5期。我與清江先生交游已逾二十載,對其對泉州史事之嫻熟于胸欽仰不已,因依葫蘆畫瓢,作《泉州招慶寺名僧考》,以求教諸方家學者、博雅君子。

            招慶寺僧人生平行狀考

            慧稜

            慧稜,又作慧棱,俗姓孫,杭州鹽官人,雪峰義存禪師得法弟子,在雪峰山參學近三十年,唐天祐三年(906年)應泉州刺史王延彬迎請住泉州招慶禪院開法,后應閩王王審知之迎請,居福州怡山西院,王審知為之奏額曰“長慶”,號超覺大師。為怡山第四代中興主持,以“長慶慧稜”名世。長興三年(932年)圓寂。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》卷十有慧稜傳,標目為《長慶和尚》?!毒暗聜鳠翡洝罚ㄋ巍さ涝?,景德元年〈1004年〉)卷十八:“青原行思禪師法嗣·前福州雪峰義存禪師法嗣上”之下有慧稜傳,標目為《福州長慶慧棱禪師》?!端胃呱畟鳌罚ㄋ巍べ潓幹?,太平興國七年〈982年〉奉修,端拱元年〈988年〉完成)卷第十三收錄有《后唐福州長慶院慧稜傳》。但其本傳為現存明清福建、泉州地方志所失載。

            (1)生平

            關于慧稜的生平,《祖堂集》僅載:“長慶和尚,嗣雪峰,在福州。師諱慧稜,杭州海鹽縣人,姓孫。年十三出家?!?/p>

            海鹽縣今屬浙江省嘉興市。秦王政二十五年(公元前222年)置縣,因“海濱廣斥,鹽田相望”而得名,是浙江最早建縣的地方之一。

            《景德傳燈錄》卷十八《福州長慶慧棱禪師》所載較《祖堂集》略詳細些:

            “福州長慶慧棱禪師,杭州鹽官人也,姓孫氏。幼歲稟性淳澹。年十三,于蘇州通玄寺出家登戒,歷參禪肆。唐乾符五年,入閩中,謁西院,訪靈云,尚有凝滯。后之雪峰,疑情冰釋。

            “師來往雪峰二十九載,至天祐三年,受泉州刺史王延彬請,住招慶?!箝}帥請居長樂府之西院,奏額曰長慶,號超覺大師?!?/p>

            鹽官鎮,唐會昌三年(843年)置建寧鎮,五代后梁開平四年(910年)易名為鹽官鎮。自唐貞觀(627~649年)之后均為縣(州)治的所在地。

            蘇州通玄寺,今蘇州北塔報恩寺的前身,是蘇州歷史最悠久的寺院,距今已有1700多年。始建于三國赤烏年間(238—251年),據史志記載,乃孫權為乳母陳氏所建,始稱通玄寺,盛唐改稱開元寺,后易名為報恩寺。

            《景德傳燈錄》明確記載慧稜于蘇州通玄寺出家登戒,后“歷參禪肆”,唐乾符五年(878年)入閩,先拜謁福州怡山西院大安禪師,繼訪福州靈云山的溈仰宗志勤禪師,因“尚有凝滯”,才往雪峰山參義存禪師,而“疑情冰釋”;及天祐三年(906年),受泉州刺史王延彬請,住錫泉州招慶寺,后閩王王審知請居長樂府之西院,奏額曰“長慶”,號超覺大師。長慶院,即今福州怡山西禪寺之前身。

            至于王審知迎請慧稜居福州長慶院的時間失載,據唐御史黃滔在后梁開平二年(908年)雪峰義存圓寂后所作的《福州雪峰山故真覺大師碑銘》,內稱慧棱(慧稜)“擁徒于泉州招慶”,則慧稜移居福州長慶院當在后梁開平二年(908年)之后。清人沈涵編的《西禪長慶寺志》(清康熙年間編,嘉慶五年〈1800年〉刊)則明確記載,慧稜禪師移居長慶院是在后梁開平三年(909年)。

            《西禪長慶寺志》卷之二·禪宗志記載:

            “梁開平三年,閩帥請移長慶,奏號超覺大師?!?/p>

            慧稜于后唐長興三年(932年)圓寂。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》載:“師出世二十八年,眾上一千五百人。以長興三年壬辰歲五月十七日遷化,春秋七十九,僧夏六十。師號超覺大師。凈修禪師贊:緇黃深鄭重,格峻實難當。盡機相見處,立下閉僧堂?!?/p>

            《景德傳燈錄》卷十八《福州長慶慧棱禪師》則稱:

            “師兩處開法,徒眾一千五百,化行閩越二十七載。后唐長興三年壬辰五月十七日歸寂,壽七十有九,臘六十。王氏建塔?!?/p>

            兩者記載略有不同?!蹲嫣眉酚涊d了凈修禪師(按:即省僜)的贊偈,《景德傳燈錄》的“王氏建塔”則為《祖堂集》所缺載;慧稜有徒眾一千五百人,令人嘆為觀止。從以上記載可知,慧稜生于唐大中八年(854年),咸通七年(866年)出家,乾符五年(878年)入閩,天祐三年(906年)住泉州招慶寺,后梁開平三年(909年)移居福州長慶院,后唐長興三年(932年)圓寂,生平脈絡清晰。

            成書時間介于《祖堂集》和《景德傳燈錄》之間的《宋高僧傳》卷第十三收錄有《后唐福州長慶院慧稜傳》,有些內容未見于《祖堂集》和《景德傳燈錄》,如說慧稜“初誕纏紫色胎衣”;“為童齔日,俊朗抗節”;通玄寺登戒后,“聞南方有禪學,遂游閩嶺,謁雪峰,提耳指訂,頓明本性”,“如是親依,不下峰頂,計三十許載。冥循定業,謹攝矜莊”;住招慶院后,“禪子委輸,唯虞后至”;慧稜“性地慈忍,不妄許人。能反三隅,方加印可”;慧稜卒后,“塔葬皆出官供,判官林文盛為碑紀德云”。至于慧稜“初誕纏紫色胎衣”之說,當為后人為應祥瑞而編造的。

            而據清《西禪長慶寺志》記載,慧稜禪師塔墓在西禪寺(長慶寺)法堂后面。

            《西禪長慶寺志》卷之四·祖塔志記載:

            “慧稜禪師塔在法堂后,唐長興三年(932年)閩太傅王延彬遣官營建,判官林文盛碑銘?!?/p>

            另據今人所編《福州市志》(第7冊)第四篇《文物》之記載,“唐慧稜法師墓塔”仍存于西禪寺內。

            《西禪長慶寺志》卷之三·古跡志還記載:西禪寺四圍荔樹甚多,宋時栽者百余株,“其法堂前后四株為慧棱禪師手植,幾閱千年,干尤蒼古?!边@些慧稜禪師手植的古荔樹最后一株俗名“天洗碗”存活到上世紀六、七十年代間才枯毀。

            慧稜的名字、事跡不見載于現存的明、清《泉州府志》。但元代泉州開元寺僧釋大圭撰《紫云開士傳》在五代《釋師寂》傳中間接提到了慧稜禪師,其傳云:師寂“歷叩宗匠,造雪峰義存。存一見,器之,譽聞溫陵。招慶超覺禮以賓友”。明朝釋元賢編《泉州開元寺志》開士志·釋師寂轉錄《紫云開士傳》的資料,稱“招慶超覺待以賓禮”。這個“招慶超覺”就是慧稜禪師,如前所述,閩王王審知曾賜號“超覺大師”。

            (2)開悟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》記載慧稜開悟頗詳:

            初參見雪峰,學業辛苦,不多得靈利,雪峰見如是次第,斷他云:“我與你死馬醫法,你還甘也無?”師對云:“依師處分?!狈逶疲骸安挥靡蝗杖任宥壬蟻?,但知山里燎火底樹橦子相似,息卻身心,遠則十年,中則七年,近則三年,必有來由?!睅熞姥┓逄幏?,過得兩年半。有一日,心造坐不得,卻院外繞茶園三匝了,樹下坐,忽底睡著,覺了卻歸院,從東廊下上,才入僧堂,見燈籠火,便有來由,便去和尚處。和尚未起,卻退步,依法堂柱立,不覺失聲,大師聽聞,問:“是什摩人?”師自稱名,大師云:“你又三更半夜來者里作什摩?”對云:“某甲別有見處?!贝髱熥云饋黹_門,執手問衷情,師說《衷情》偈曰:

            也大差!也大差!卷上簾來滿天下。

            有人問我會何宗,拈起拂子驀口打。

            大師便安排了,處分侍者教伊煮粥,吃粥后,教侍者看堂里,第二粥未行報,侍者去看,來報和尚,和尚令師來堂里,打槌云:“老漢在這里住,聚得千七百人,今日之下,只得半個圣人?!?/p>

            明朝,索上堂,升座便喚師,師便出來。和尚云:“昨夜事,大眾卻疑,你道兩個老漢預造斗合禪,你既有見處,大眾前道得一句語?!睅煴阌匈试唬?

            萬象之中獨露身,唯人自肯乃能親。

            昔日謬向途中學,今日看來火里冰。

            《景德傳燈錄》卷十八《福州長慶慧棱禪師》關于慧稜開悟的記載則是:

            因問:“從上諸圣傳受一路,請垂指示?!毖┓迥?,師設禮而退,雪峰莞爾而笑。異日,雪峰謂師曰:“我尋常向師僧道:南山有一條鱉鼻蛇,汝諸人好看取?!睂υ唬骸敖袢仗弥写笥腥藛噬硎??!毖┓迦恢?。

            師入方丈參,雪峰曰:“是什么?”師曰:“今日天晴,好普請?!弊源顺陠?,未嘗爽于玄旨,乃述《悟解頌》曰:“萬象之中獨露身。唯人自肯乃方親。昔時謬向途中覓,今日看如火里冰?!?/p>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》記載慧稜開悟時雪峰義存和尚說的一句很重要的話:“老漢在這里住,聚得千七百人,今日之下,只得半個圣人?!睂鄱牭梅右杂】?,這句話似乎還沒被人征引過。

            《景德傳燈錄》關于慧稜開悟的記載迥異于《祖堂集》,但《悟解頌》與《祖堂集》慧稜的《開悟偈》基本相同(個別字眼不同)。從這里可以知道,《景德傳燈錄》雖晚出《祖堂集》五十年,但是編寫時并未看到《祖堂集》。

            (3)法嗣

            《景德傳燈錄》卷二十一有“前福州長慶慧棱禪師法嗣”之目,收錄慧稜禪師法嗣二十六人。其中在閩傳法的有:道匡、光云、洪儼、慧朗、?;?、靜禪師、清換、契訥、弘辯、可隆、守玭、令含、澄靜,共十三人;傳法于浙江的有:彥球(杭州)、連禪師(杭州)、寶資(婺州,今浙江金華)、法瑫(杭州)、咸澤(杭州)、從欣(處州,今浙江麗水)、從瓌(越州、杭州)、契盈(杭州)八人;傳法于江西的有:紹宗(廬山)、懷烈(撫州)、道殷(吉安)三人;傳法于湖北的一人:明遠(襄樊);另有得法弟子龜山和尚,傳法于新羅國。

            道匡,俗姓李,潮州人,慧稜禪師居招慶院時,入室參侍,后繼踵住于招慶,學眾如故(詳后)。

            彥球,號實相得一大師。生平不詳,傳法于杭州龍華寺。

            連禪師,生平不詳,傳法于杭州臨安縣保安院。

            光云,號慧覺大師。泉州莆田縣(今莆田市莆田縣)人,出家于玄沙寺,在福州怡山慧稜處“頓曉真心”。閩王迎請住福州報慈院。

            紹宗,號圓智禪師。姑蘇(今江蘇蘇州)人。年少時在蘇州流水寺出家,受具足戒,“入長慶之室,密契真要”。為南唐后主李煜欽重。傳法于廬山開先寺。

            寶資,號曉悟大師。生平不詳,傳法于婺州(今浙江金華)金麟報恩院。

            法瑫,號宗一禪師。傳法于杭州傾心寺。后住龍冊寺并在那里圓寂。

            洪儼,生平不詳,在慧稜處得法后,傳法福州水陸院(在福州羅源縣)。

            咸澤,初參保福從展,“后承長慶印記,住廣嚴道場”,即杭州靈隱山廣嚴院。

            慧朗,生平不詳,住福州報慈院。

            ?;?,生平不詳,傳法福州怡山長慶院?!段鞫U長慶寺志》卷之二·禪宗志有傳。

            靜禪師,傳法于福州石佛院(詳后)。

            從欣,生平不詳,傳法于處州翠峰。處州,今浙江麗水。

            清換,傳法于福州枕峰觀音院。枕峰在閩侯縣烏龍江畔。

            契訥,傳法于福州東禪院。

            弘辯,號妙果大師。傳法于福州長慶院?!段鞫U長慶寺志》卷之二·禪宗志有傳。

            可隆,號了空大師。先住福州侯官雙峰,后至福州東禪院。

            守玭,住福州仙宗院。

            懷烈,號凈悟禪師。傳法于撫州永安院。撫州,今屬江西。

            令含,初住福州永福院,繼遷“福州閩山”,即福州城西南隅之烏山。

            龜山和尚,傳法于新羅國。

            道殷,傳法于吉州龍須山資國院。龍須山,在江西吉安。

            澄靜,住福州祥光院。

            明遠,傳法于襄州鷲嶺。襄州,今湖北襄樊?!毒暗聜鳠翡洝繁緜饔浻忻鬟h禪師與慧稜的問答語錄。

            從瓌,俗姓陳,福州人,傳法于浙江。幼年從石梯和尚出家,初住浙江越州稱心寺,后遷杭州報慈院。宋開寶六年(973年),“沐浴易衣,告門人付囑訖,右肋而逝”。

            契盈,號廣辯周智大師。本于福州黃蘗山受業,后“于長慶領旨”。傳法于杭州龍華寺。

            道匡

            道匡禪師,生卒年月不詳。俗姓李,潮州人。號“法因大師”?;鄱牰U師(長慶和尚)法嗣,雪峰義存法孫?!蹲嫣眉贩Q其“招慶和尚”。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》卷十三有道匡傳,標目為《招慶和尚》?!毒暗聜鳠翡洝肪矶灰嘤械揽飩?,標為《泉州招慶院道匡禪師》,列為“前福州長慶慧棱禪師法嗣”的首位。

            (1)生平

            關于道匡的生平,《祖堂集》卷十三《招慶和尚》載:

            “招慶和尚,嗣長慶,在泉州。師諱道匡。漢國潮州人也。姓李。入閩,參見怡山,密契心源。后以泉州王太尉請轉法輪,閩王賜紫,號法因大師矣?!?/p>

            《景德傳燈錄》卷二一《泉州招慶院道匡禪師》載:

            “泉州招慶院道匡禪師,潮州人也。自棱和尚始居招慶。師乃入室參侍。暨棱和尚召入長樂府,盛化于西院,師繼踵住于招慶,學眾如故?!?/p>

            長慶,即長慶和尚慧稜;怡山,亦指慧稜禪師。天祐三年(906年),慧稜禪師始居招慶,道匡“入室參侍”,后梁開平三年(909年)慧稜禪師應閩王王審知之召往福州,盛化于怡山西院,道匡因泉州刺史王延彬之請“繼踵住于招慶。學眾如故?!?。

            另據《五燈會元》(宋·普濟著,宋淳祐十二年〈1252年〉,一說紹定間)之《招慶道匡禪師》載:

            “稜和尚始居招慶,師乃入室參侍,遂作桶頭。常與眾僧語話?!?/p>

            所謂“桶頭”,是寺廟里一種苦行職事,亦稱“浴頭”,負責管理浴桶、打掃浴室、為僧眾沐浴服務的一種差使。這種差使與“園頭”、“凈頭”、“飯頭”等一樣,都是為僧眾服務的下等差使。在禪宗興盛時期,一些德行高深的人反倒很樂意去做這些差使,認為能為自己積累功德,磨煉身心。

            (2)開悟

            關于道匡禪師的開悟,《祖堂集》僅載:道匡“參見怡山,密契心源”,《景德傳燈錄》更缺乏這方面的記載。倒是《五燈會元》記載了慧稜禪師勘驗道匡悟境,予以印可的一段對答語錄:

            一日,慶見,乃曰:“爾每日口嘮嘮地作么?”師曰:“一日不作,一日不食?!睉c曰:“與么則磨弓錯箭去也?!睅熢唬骸皩4具t來?!睉c曰:“尉遲來后如何?”師曰:“教伊筋骨遍地,眼睛突出!?!睉c便出去。

            道匡與慧稜師父打禪機時對答如流,慧稜禪師對其開悟方予印可。

            (3)法嗣

            道匡禪師的得法弟子見載于《景德傳燈錄》卷二十四《青原行思禪師法嗣》之《前泉州招慶法因大師法嗣》。其弟子傳法于泉州、漳州,及江蘇、安徽、湖南、廣東、湖北等地。略述如下:

            宗顯,號明慧大師,傳法于泉州報恩院。之前住持興國院。

            澄忋,傳法于金陵(今江蘇南京)龍光院。澄忋禪師,廣州人,俗姓陳,幼年出家于本州觀音院,年滿后在韶州(今廣東韶關)南華寺登戒,“尋游方抵于泉州,參法因大師,印悟心地”,此后住持舒州(今安徽潛山)山谷寺。后來又住持齊安院、龍光院,“前后三出,聚徒說法,終于龍光”。

            可休,傳法于永興北院寺,為第二世住持??尚菔怯琅d三大禪師之一(另兩位是無相、全真)。永興,今湖南郴州市永興縣;北院寺,興建于北宋年間。

            清海,傳法于彬州太平院。彬州,今屬湖南。

            慧深,號普廣大師,傳法于連州(今屬廣東)慈云院。

            道欽,傳法于郢州(今湖北鐘祥)興陽山,為第二世住持。

            清溪,傳法于漳州保福院。因無機緣語句,未予立傳。

            省僜

            省僜,又作省澄、文僜、福先招慶和尚、凈修禪師。保福從展法嗣,雪峰義存法孫。仙游縣(今屬莆田市)人,俗姓阮,在仙游龍華寺菩提院出家,于漳州保福院從展禪師處得法。泉州刺史王延彬在開元寺內創建千佛院,延省僜住持,有“泉州千佛”之稱,之后住持招慶寺。周顯德間(954—961年),清源軍節度使留從效建南禪寺(后改稱承天寺),請省僜主持,為泉州承天寺開山祖師。省僜一生經歷唐、五代、宋三個時期。

            (1)生平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》和《景德傳燈錄》都有省僜和尚的傳記?!蹲嫣眉吩诰硎?,標目為《福先招慶和尚》,內“省僜”作“省澄”;《景德傳燈錄》在卷二二,標目為《泉州招慶院省僜禪師》,列為“前漳州保福院從展禪師法嗣”的首位。但是,《祖堂集》關于省僜的生平記載比較簡略,而《景德傳燈錄》關于省僜的生平更是幾無涉及。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》卷十三《福先招慶和尚》載:

            “福先招慶和尚,嗣保福,在泉州。師諱省澄,泉州仙游縣人也。俗姓阮氏,于彼龍華寺菩提院出家,依年具戒。先窮律部,精講《上生》,酬因雖超于凈方,達理寧固于廣岸,因而謂云:‘我聞禪宗最上,何必扃然而失大理!’遂乃擁毳參尋,初見鼓山、長慶、安國,未湊機緣,以登保福之門,頓息他游之路?!瓕び螀浅?,遍歷水云,卻旋招慶之筵,堅秘龍溪之旨。后以郡使欽仰,請轉法輪,敬奏紫衣,師號凈修禪師矣?!?/p>

            由上可知,《福先招慶和尚》一開篇就將省僜的住地、籍貫、俗家姓氏、出家寺院,都一一交代清楚了。接著敘述省僜和尚為求正法而抱著僧袍四處參尋,在鼓山神晏禪師、長慶院慧稜禪師、安國寺弘瑫禪師處,皆“未湊機緣”,及至登漳州保福院從展禪師之門,“頓息他游之路”。神晏、慧稜、弘瑫、從展,皆雪峰義存得法弟子。省僜禪師得法后游歷吳楚,之后回到招慶寺接續法席,堅固致密從展禪師旨要?!翱な箽J仰,請轉法輪”,則未明詳情。

            漳州保福院從展禪師,俗姓陳,福州福唐縣(今福清市)人。年十五便投雪峰山出家,年十八于福州城內大中寺受戒。后游吳楚間,歸執侍雪峰和尚(義存)。后梁貞明四年(918年),漳州刺史王繼成創保福禪苑,迎請居之。從展禪師住保福山時,四方依止學眾常達七百余人。卒于后唐天成三年(928年)。

            《景德傳燈錄》卷二二《泉州招慶院省僜禪師》關于省僜的生平只有簡單的兩句話:“師初參保福,問答冥符”,“后住招慶”。

            元代泉州開元寺僧釋大圭撰《紫云開士傳》也有《省僜傳》,所記較《祖堂集》更為詳細。茲將有關生平行狀列出,略作說明。

            “釋省僜

            省僜禪師,姓阮氏,清源仙游人。父倅賢,高尚不仕。母蔣,娠僜,不喜葷血。人謂腹子必賢。果生僜。七年,歸可遵釋氏。十五服田衣,二十稟大比丘戒,從清澗受《四分》。去游江左,歷衡陽,凡宿衲碩師,必北面咨叩之?!?/p>

            此段寫明省僜在家父親名字及母親姓氏;可遵,開元寺僧,字行至,姓徐,南安良田人,《紫云開士傳》有傳;清澗,未詳。省僜后游歷江左、衡陽,遍訪宿衲碩師。

            “梁天成時,刺史王延彬創千佛院,致僜主持之。十余年,足不越臬。晉開運初,黃紹頗守郡,遷主北山招慶。閩侯文進畀‘明覺’師號。前此號‘凈修’,淮南吳王稱蹕錫之也。未幾州亂,招慶火于兵。留從效以建義節清源軍,寺其別墅,名‘南禪’,歸招慶業,復以僜為第一世祖?!墒?,法徒景附,遂成大法席。宋興,一統天下,徐相為藩表聞,太祖嘉之,賜‘真覺’師名?!?/p>

            按:天成,系后唐明宗李亶年號,非后梁年號;后唐天成年間(926—930年),泉州刺史王延彬在開元寺內創建千佛院,延省僜住持,他十余間年“足不逾臬”,有“泉州千佛”之稱。閩永隆六年(后晉開運元年,944年)三月,部將朱文進殺閩王王延羲,后晉授朱文進為同平章事,封閩國王,朱文進派黨羽黃紹頗為泉州刺史,黃紹頗迎請省僜主持招慶院,朱文進為之奏賜“明覺”師號。在這之前,省僜號“凈修”,為吳睿帝楊溥所賜?!拔磶字輥y,招慶火于兵”,當指是年泉州散員指揮使留從效與校佐王忠順、董思安等擒殺刺史黃紹頗,擁戴王審邽的孫子王繼勛為泉州刺史,朱文進聞黃紹頗被殺,泉州政權又落入王氏手中,從福州發兵攻打泉州,留從效率部迎擊,打敗朱文進的部隊。此為數月間事?!蹲显崎_士傳》說“黃紹頗守郡,遷主北山招慶”,而黃紹頗為泉州刺史,旋被留從效等擒殺,短短數月,且處于兵火之間,仍然延請省僜主招慶寺,足見當時禮僧之虔、崇佛之盛。

            周顯德間(954—961年),清源軍節度使留從效將南園別墅改建為南禪寺,并將招慶寺產劃歸南禪寺(后改稱承天寺),請省僜主持,為承天寺開山祖師,“法徒景附,遂成大法席”。宋初,南唐歸宋,經左仆射徐鉉表請,宋太祖賜省僜“真覺禪師”之號。

            從“招慶火于兵”,到留從效將招慶寺產劃歸新建的南禪寺,這中間有十年時間,而寺僧靜、筠二禪師編撰《祖堂集》及省僜為之作序又是在此期間,故有學者揣測“清源軍節度使留從效重建招慶寺,并于九四六年再延請省僜為招慶寺主”(見孫立川:《重制線裝版&lt;祖堂集&gt;之出版說明》,《景德傳燈錄譯注》“省僜禪師”條亦認同此說),不過此說并沒有史料可以佐證。筆者以為還有一種可能性,就是繼黃紹頗之后任泉州刺史的王繼勛重新修建招慶寺。因王繼勛后晉開運元年(944年)任泉州刺史,到開運三年(946年)留從效廢黜王繼勛、南唐國主李璟授留從效為泉州刺史,其間有兩年時間,而王氏崇佛眾所皆知。這樣就不會存在留從效先重建招慶寺,十年后又廢招慶寺營建新別墅這樣的矛盾之處了。不過這只是筆者的大膽推測,尚有待于新的史料的佐證。

            “開寶五年閏月示疾,七日以是月晦,別其徒而化,壽八十一,臘六十一。塔郡東北十五里萬安院,曰‘瑞光塔’,蓋紀白光異也?!?

            宋開寶五年是公元972年,由此可知省僜生于唐景福元年(892年),后梁天平五年(911年)受戒。萬安院,史書無考矣;現在泉州豐澤區東湖靈山有“省僜禪師舍利塔”,與伊斯蘭教圣墓相鄰,1994年6月,承天寺發起重修祖師塔墓,2006年5月,承天寺又對祖師塔墓周邊進行環境整治,之后“省僜禪師舍利塔”與“四眾弟子普同塔”、云果和尚舍利塔并稱“承天寺祖師塔”(省僜諸禪師舍利塔),于2010年9月被泉州市政府列為“泉州市第六批市級文物保護單位”,不過靈山處于泉州東門外,離城并無“十五里”之遙,此“省僜禪師舍利塔”是否就是當年的“瑞光塔”,尚待繼續考證。

            仙游縣元至正十一年(1351年)重訂刊印的《仙溪志》(四卷本)稱省僜“禪行高潔……住泉州招慶,從學者千計”。

            之后省僜事跡見載于《泉州開元寺志》、乾隆版《泉州府志》,內容皆出于《紫云開士傳》。

            省僜還撰著有《泉州千佛新著諸祖師頌》,并為南唐保大十年(952年)泉州招慶寺僧靜、筠二禪師編撰的《祖堂集》作序。

            1962年,中國商務印書館編輯出版《敦煌遺書總目索引》,收錄有《斯坦因劫經錄》(斯坦因,英國人,民國時從敦煌藏經洞劫走遺書7000卷,后藏于英國倫敦博物院圖書館),內有省僜撰著《泉州千佛新著諸祖師頌》一書,編號為“1635”號,內容如下:

            “1635,泉州千佛新著諸祖師頌,終南山僧慧觀撰序,宋(?)招慶省僜著。題記:沙州三界寺沙門道真記?!?/p>

            由上面這條記載可知,當時《索引》的編者對省僜和尚的生平缺乏了解,故不能判定其為宋僧。

            “頌”是一種佛教文學體裁,一頌四句,一句八字。省僜《泉州千佛新著諸祖師頌》為西土二十七祖、東土六祖(達摩、惠可、僧璨、道信、弘忍、惠能)及懷讓、行思、慧忠、石頭、馬祖作頌,問世后各地僧人相互傳抄,“偈頌傳誦叢林”,影響廣大,是研究禪宗史和泉州佛教史的重要資料。

            陜西省終南山,位于秦嶺中段,地當古代京城長安的門戶,其北麓與長安城相連接,自佛教東傳以來,終南山就是中國漢傳佛教發展的重鎮,特別是隋唐時期,佛寺林立,義學發達,高僧輩出,佛教文化積淀深厚;慧觀,終南山名僧,生平未詳。沙州,即今甘肅省敦煌市,東晉咸康元年(335年)始置沙州,州治在敦煌,唐武德二年(619年)復置;三界寺,是敦煌地區著名僧寺,始建于吐蕃統治的敦煌中期(約848年);道真,俗姓張,約生于后梁乾化五年(915年),卒于宋雍熙四年(987年),為五代宋初敦煌著名僧人,出身于敦煌大族,道真在三界寺負責管理寺院的佛經,發愿修補殘損佛經,對敦煌藏經和修補佛經貢獻卓著,后出任沙州釋門僧政和都僧錄等職。

            《泉州千佛新著諸祖師頌》的“泉州千佛”系指泉州千佛院,如前所述,泉州刺史王延彬后唐天成年間(926—930年)創建于開元寺內,至閩永隆六年(后晉開運元年,944年)省僜主持招慶院,省僜在千佛院“十余年”,故《泉州千佛新著諸祖師頌》當撰于唐天成至閩永隆六年(后晉開運元年)之間(926—944年)。該書不見載于《祖堂集》和《景德傳燈錄》的省僜傳,且元朝釋大圭《紫云開士傳》、明朝釋元賢《泉州開元寺志》沒有收錄,現存明、清《泉州府志》也未收錄,故而沉湮千年。

            敦煌遺書中的《泉州千佛新著諸祖師頌》系抄本,而三界寺道真和尚修補殘損佛經后一般作記,故此本《泉州千佛新著諸祖師頌》之“題記”當是道真修補抄本后所作。

            《景德傳燈錄》卷二十九《贊頌偈詩》還載有省僜禪師《頌》二首,《示執坐禪者》:“大道分明絕點塵,何須長坐始相親。遇緣儻解無非是,處憒那能有故新?散誕肯齊支遁侶,逍遙曷與慧休鄰?;蛴稳蜿a阓,可謂煙霞物外人?!薄妒咀U方便》:“四威儀內坐為先,澄濾身心漸坦然。瞥爾有緣隨濁界,當須莫續是天年。修持只話從功路,至理寧論在那邊。一切時中常管帶,因緣相湊豁通玄?!?/p>

            1912年,日本學者在韓國伽耶山海印寺發現《祖堂集》(二十卷)這部中國現存最早的佛教燈錄和禪宗史料總集,其作序者即為省僜(文僜),其結銜為“泉州招慶寺主凈修禪師文僜”,為《祖堂集》作序時在南唐保大十年(952年),省僜禪師時為泉州招慶寺住持?!蹲嫣眉吩诓糠肿鎺煹膫髀灾筮€附有省僜撰寫的贊偈。

            (2)開悟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》《福先招慶和尚》(省僜傳)關于省僜開悟的記載:

            “后因一日,保福忽然入殿,見佛乃舉手。師便問:‘佛舉手,意作摩生?’保福舉手而便摑。保福卻問師:‘汝道我意作摩生?’師云:‘和尚也是橫身?!8T疲骸@一橛我自插取?!跁r而云:‘和尚非唯是橫身?!I钇嬷??!?/p>

            《景德傳燈錄》的記載大體一致,不再舉出。

            (3)法嗣

            《紫云開士傳》載省僜有“弟子神運、惠云、曉然,皆禪者?!钡?,神運、惠云、曉然生平事跡皆不可考矣。

            后招慶和尚

            《景德傳燈錄》卷二二有《泉州后招慶》之目,全文如下:

            “泉州后招慶和尚。問:‘末后一句請師商量?!瘞熢唬骸畨m中人自老,天際月常明?!瘑枺骸绾问呛蜕屑绎L?!瘞熢唬骸黄考嬉焕?,到處是生涯?!瘑枺骸绾问欠鸱ù笠??!瘞熢唬骸當_擾匆匆,晨雞暮鐘?!?/p>

            全文只有三則話頭機鋒,既無名諱,又乏生平事跡。而《祖堂集》里并沒有《后招慶和尚》的傳略。

            這段內容也被明何喬遠《閩書》和萬歷版《泉州府志》所收錄(《閩書》標目為“本州后招慶和尚”,萬歷版《泉州府志》則只標“招慶”),而《閩書》和萬歷版《泉州府志》并沒有慧稜、道匡、省僜等招慶寺僧人的傳略,故論者一般認為此“后招慶和尚”是招慶寺慧稜、道匡、省僜之外的又一僧人、主持。

            其實這個“后招慶和尚”就是省僜。只要看一下《祖堂集》卷十三《福先招慶和尚》(省僜傳)就非常清楚了。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》卷十三《福先招慶和尚》(省僜傳)載:

            “問:‘不嘖非次,如何是和尚家風?’師云:‘一瓶兼一缽,到處是生涯?!?/p>

            “問:‘如何是佛法大意?’師云:‘擾擾匆匆,晨雞暮鐘?!?/p>

            兩段話頭文字相同,這個“后招慶和尚”完全就是后代從省僜禪師衍生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《景德傳燈錄》卷二二同時有《泉州招慶院省僜禪師》、《泉州后招慶》之目,而且同列為“前漳州保福院從展禪師法嗣”,可見謬誤始自于此。

            乾隆版《泉州府志》卷六十五“方外·宋”記有“招慶”:

            “招慶,不知何許人,為開元寺僧。眾僧問:‘如何是法意?’答曰:‘擾擾匆匆,晨雞暮鐘?!謫枺骸稳缡呛蜕屑绎L?’答曰:‘一瓶兼一缽,到處是生涯?!?/p>

            其內容完全延抄自萬歷版《泉州府志》,雖言“為開元寺僧”,其實并不知其為省僜。因同是卷六十五的“方外·五代”下復記有“省僜”的傳略。

            不過還有一點需要說明,《祖堂集》里雖然沒有《后招慶和尚》之目,但在現在惟一存世的《祖堂集》版本里,卻出現有“后招慶”的字眼?,F存《祖堂集》刻本,是高麗海印寺于高宗三十二年(1245年)分司大藏都監匡雋所刻。釋匡雋在《祖堂集》序文之后有一篇說明文字《海東新開印版記》(天地圖書孫立川校編線裝版目錄頁作《上名次第》),內云:“已上序文,并《祖堂集》一卷,先行此土,爾后十卷齊到。謹依具本,爰欲新開印版,廣施流傳,分為二十卷?!褚陨抽T釋匡雋所冀:中華集者,永祛惜法之痕;此界微曹,愿學弘禪之美?!敝髮ⅰ蹲嫣眉窂倪^去七佛、西土二十八祖和東土六祖到五代時禪師“一一上名,次第如后”,其中在長慶下面有“后招慶”之目,原文如下:

            “長慶下出:仙蹤和尚、(第十二卷已畢。)后招慶、報慈和尚?!?/p>

            而查《祖堂集》目錄及正文,“仙蹤和尚”與“報慈和尚”之間都是“招慶和尚”(道匡禪師),因此可論定此“后招慶”即是道匡禪師,釋匡雋是將長慶和尚(慧稜)作為“招慶和尚”,而將道匡和尚(招慶和尚)作為“后招慶”了。

            靜、筠二禪師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》編撰者靜、筠二禪師,其生平失載,僅知為招慶寺僧。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》是現存最早的禪宗史料總集,成書于“南唐保大十年壬子歲”(952年)。收錄了從形成禪宗淵源的過去七佛、西土二十八祖和東土六祖到靜、筠二禪師所處年代的246位禪宗祖師(據《海東新開印版記》中所載目錄有257位,其中有12位有目無傳,另有一位“興化存將”正文有傳而目錄所缺,故《祖堂集》中實為246位禪宗祖師立傳)的生平行狀和代表各自家風的問答句語。

            全書分為20卷,卷一、卷二收錄七佛、西土二十八祖、東土六祖;卷三收錄四祖道信、五祖弘忍的旁出法嗣,六祖慧能法嗣行思、懷讓等;卷四至卷十三收錄青原行思下七代法嗣,始自石頭和尚,止于雪峰義存的法孫;卷十四至二十收錄南岳下六代法嗣,始自馬祖道一,止于臨濟義玄之法孫。所載以九世紀唐代禪師為主,兼有部分五代時僧人,記載最為詳備的是活躍于福州、泉州、漳州、江西的雪峰義存一系歷代禪師,反映了唐五代時期禪宗青原系的興盛面貌。

            1983年,日本學者柳田圣三在中國佛教協會主辦的會刊《法音》(當年第一期)上發表《關于&lt;祖堂集&gt;》一文,認為靜、筠二禪師是省僜禪師的法徒,并列其法系如下:

            “雪峰義存(822-908)—保福從展(867-928)—福先省僜—靜、筠?!?/p>

            之后學者大都沿襲其說。

            其實這個說法值得商榷。雖然靜、筠二禪師在泉州招慶寺編撰《祖堂集》時,省僜是招慶寺主持,靜、筠二禪師卻不一定是其法徒。

            從省僜在《序》中稱呼兩人為“靜、筠二禪德”可以看出省僜禪師對于二人之敬重,且序言中贊譽《祖堂集》“可謂珠玉聯環,卷舒浩瀚。既得奉味,但覺神清”,及“仍命余為序,堅讓不獲,遂援毫直書”等語,皆含恭敬倚重之意,自非師尊對弟子所應言。序言中靜、筠二禪師去見省僜禪師時“袖出近編古今諸方法要,集為一卷,目之《祖堂集》”之句也足堪玩味,“袖出”,而不是“呈上”、“面呈”,就是直接從衣袖里拿出來給省僜禪師看。僧衣寬袍大袖,靜、筠二禪師把書編好后放在袖子里,到省僜禪師處再從袖子里拿出來,這一情形看似比較隨意,不像弟子對師父應具有的尊敬肅穆之情。因此從“袖出”這一情節,也可以看出三人的關系似乎是一種“林下道友”的關系,三人應該是平輩,而不是師徒之間的關系。

            而且當時的泉州招慶寺不是子孫廟,而是十方禪院,這從保福從展禪師的得法弟子省僜繼為招慶寺主持,而不是道匡禪師的得法弟子繼其法席,亦可知曉。十方禪院同住者并不一定是同門師徒。

            日本學者長期對《祖堂集》展開各方面研究,其中也包括對《祖堂集》編撰者靜、筠二禪師的研究,據李玉昆先生《&lt;祖堂集&gt;——我國現存最早的燈錄》一文有如下記載:

            “靜、筠二禪師,僅知為招慶寺僧,其生平缺載,故有不同的說法:日本學者石井光雄在《禪的講座》第四卷,《禪書所收的典籍》云:筠為清涼文益法嗣,金陵凈德道場達靜智筠。達靜智筠,開寶二年(969年)圓寂,69歲。水野弘元在《駒大宗教研究》第二號,《傳法偈的成立》中云:此二人為青原七世法孫襄州沙谷隱智靜和襄州石門慧徹弟子筠?;蛟茷楹|出身者?!保ǜ阶ⅲ骸榜x大”為日本駒澤大學。)

            因筆者未能見到日本學者論文的翻譯全文,故對其說法亦難加辨析,姑且存之。

            此次翻檢有關資料,筆者發現唐五代之際,福建有一位“靜禪師”在史籍上留名,即前面提到的《景德傳燈錄》卷第二十一之“前福州長慶院慧棱禪師法嗣”目下的“福州石佛院靜禪師”,其記載的內容如下:

            福州石佛院靜禪師

            福州石佛院靜禪師,上堂曰:“若道素面相呈,猶添脂粉;縱離添過,猶有負愆。諸人且作么生體悉?”僧問:“學人欲見和尚本來師時如何?”師曰:“洞上有言親體取?!鄙唬骸绊ッ醇床坏靡娙ヒ??!睅熢唬骸白迫唬嚎吐啡缣爝h,侯門似海深”。

            這個“靜禪師”與《祖堂集》編撰者之一的“靜禪師”同名,但其生平失載,而福州石佛院已史跡湮沒不可考??紤]到唐五代之際福建同時出現兩位同名名僧的幾率不大,筆者大膽猜測這個“福州石佛院靜禪師”很有可能就是《祖堂集》編撰者之一的“靜禪師”。

            南唐保大十年(952年)《祖堂集》編撰完成,之后清源軍節度使留從效在周顯德間(954—961年)將南園別墅舍為寺院,號“南禪寺”,并劃歸招慶寺產,同時,在原招慶寺舊址營建新別墅,以其地有古梅,數百年在其處,別墅因名“梅巖”。這時,原招慶寺僧人必然四散,省僜被延請為南禪寺住持,“靜禪師”移錫福州石佛院的可能性是存在的。何況四處游方落單是當時禪僧的常態,像前面提到的慧稜禪師先居泉州招慶寺,后居福州長慶院;省僜禪師則先后住持千佛院、招慶寺和南禪寺。

            這一猜測如果成立,則省僜與“靜禪師”的關系就可重新確立,省僜是保福從展法嗣,雪峰義存法孫,而“靜禪師”是慧稜法嗣,亦為雪峰義存法孫,兩人是異師而同祖,可以佐證前面所說的三人應該是平輩、而不是師徒的關系。

            當然,說《祖堂集》編撰者之一的“靜禪師”很有可能就是后來移居福州石佛院的“靜禪師”,還僅僅是大膽推測,若要確證,還有待于新的史料的發現。同樣,“筠禪師”為何人亦有待繼續查考。

            招慶元晤大師

            招慶元晤大師,名號見載于唐朝黃滔為雪峰義存所作之《福州雪峰山故真覺大師碑銘》。

            真覺大師,即雪峰義存,五代后梁開平二年(908年)圓寂,其時招慶寺剛初創,慧稜于兩年前(唐天祐三年,906年)應泉州刺史王延彬迎請住泉州招慶寺開法。黃滔稱此碑文是受“玄沙級宗一大師、招慶元晤大師、鼓山定慧大師”之命而作的。

            《福州雪峰山故真覺大師碑銘》涉及“招慶元晤大師”的文字如下: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大矣哉!大師之見世,于是罔量其僧耶。自始及茲凡四十年,東西南北,之夏往秋,適者不可勝紀而常不減。一千五百徒之環足,其趨也,馳而愈離,辯而愈惑。常曰:“三世諸佛,十二分教,到此乃徒勞耳?!逼涫鼛渍呷舾扇?,其一號師備,擁徒於玄沙(今安國也)。其二號可休,擁徒於越州洞巖。其三號智孚,擁徒於信州鵝湖。其四號慧棱,擁徒於泉州招慶。其五號神晏,今府之鼓山也。分燈之道,皆膺圣獎,錫紫袈裟。而玄沙級宗一大師、招慶元晤大師、鼓山定慧大師之命焉。其曹早曰:“法雖無說,名曰文垂。自少林之逮曹溪,無不刻碑而紀頌。我師其默乎?”一旦總其曹(句),首曰從智如堵,而扣愚求文。滔老且病,刊勒之加,多已辭避。欽師之道,不覺聳然。偉夫!恭聞釋波之東注也,流其象則不流其旨,流其旨則不象其形。厥初大迦葉之垂二十八葉,至於達摩。達摩六葉,止於曹溪。分宗南北,德山則南宗五葉,大師嗣(句),其今六葉焉。雪峰之分玄沙、洞巖、鵝湖、招慶、鼓山,其道皆離貝葉以祗其七。非滔之能言也,但美數公葳蕤,其葉眾多,殷勤之請,遂為之銘而應其求。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黃滔,生卒年不詳,字文江,祖居侯官縣,后徙居莆田涵江。唐乾寧二年(895年)進士。光化年間(898~901年),為四門博士、監察御史。天復元年(901年)返閩,王審知禮置為幕賓,充御史里行,又升為威武軍節度推官。黃滔勸王審知不要稱帝,輔助閩王修明政治,禮賢下士,輕徭薄賦,發展生產。工詩、善文,當時閩中碑碣多出其手。著有《黃滔集》(一作《黃御史集》)、《泉山秀句集》等?!陡V菅┓迳焦收嬗X大師碑銘》即出自《黃御史集》,并為《全唐文》所收錄。

            玄沙級宗一大師,即福州玄沙院師備禪師,“級”字當為衍字,雪峰義存禪師法嗣,《祖堂集》、《景德傳燈錄》皆有傳,《祖堂集》“玄沙和尚”載:師備禪師“初住普應,次卜玄沙。后閩王迎居安國寺,禮重為師,奏錫紫衣,師號宗一大師”;鼓山定慧大師,即福州鼓山神晏禪師,亦為雪峰義存禪師法嗣,《祖堂集》、《景德傳燈錄》亦皆有傳,然皆未載神晏是“定慧大師”,而據《鼓山志》(清·黃任修輯)卷四《涌泉第一代興圣國師》(神晏傳)載:“梁開平二年,閩王奏立鼓山涌泉禪寺,具百戲香花詣雪峰,請師住持,仍奏賜紫衣,號‘定慧大師’。后,閩主延鈞加號‘廣辯圓覺興圣國師’?!睆囊陨宵S滔碑銘行文中對各位禪師的稱謂可以推斷,“招慶元晤大師”應該即是泉州招慶寺住持慧稜禪師,“元晤大師”應是慧稜禪師在招慶寺時閩王王審知給予的賜號。

            僧元恪

            僧元恪,僅知其法號,生平無考。

            清代泉州進士、金石學家陳棨仁(1837~1903年)所著的《閩中金石略》卷三有《泉州招慶禪院大佛頂陀羅尼幢記》,撰者僧元恪。

            據此記言:“佛頂幢者,即當州清信長者劉熙與弟闡同發菩提心拾凈地之所建也”。記文中還提到招慶寺和尚:“我招慶禪師傳佛心印,繼祖師燈,真機雖逗于生根,善誘不忘于眾品,許就金園之內,安于寶殿之前。其幢高二十五尺,下列神儀,上嚴圣像。風搖鐸韻,和清梵以虛徐,日映珠光,對玉毫而熠耀……”。從以上記文中“我招慶禪師……”之句,可知元恪為招慶禪院之僧人。

            該經幢創立于“淳化元年庚寅歲十二月二十八日”,宋淳化元年,即公元990年,距留從效以招慶寺舊址建私家別墅“梅巖”三十多年,而且距留從效病逝(宋建隆三年,962年)也有二十九年,因此有學者認為招慶寺此前得以重建。不過,陳棨仁當時并沒有見到經幢的實物,而是依據一份拓本,其在《幢記》后面附有一段說明:“右泉州招慶院大陀羅尼幢,宋淳化元年所刻。嘉慶中閩縣陳恭甫先生講泉州時所拓墨本,流落為雪滄觀察收藏??既莘饎x未見此院,是幢所立之處遂不可蹤躋,當徐訪之。幢石理細膩,殘泐數字,經文筆畫古拙,有類六代造像諸記,顧不著書人名何也?!?/p>

            同書還錄有《承天寺陀羅尼經幢記》(淳化二年,991年),亦為僧元恪所撰。

            出現“招慶”字眼的語錄辨析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》和《景德傳燈錄》中各位禪師目下所記的內容除了生平行狀和傳法世系,更多的是各種話頭語錄,包括上堂開示、機緣語句和學人問答等。這些話頭語錄有不少語涉“招慶”之處,既有他人對招慶寺諸禪師的稱呼,也有招慶寺諸禪師的自稱,有的則是指招慶寺。下面將《祖堂集》和《景德傳燈錄》中出現“招慶”字眼的語錄一一錄出,加以辨析: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》卷十《長慶和尚》(慧稜傳)。

            其一:師問:“從上諸圣傳授一路,請垂指示?!睅煷?,良久,設禮而退。雪峰云:“寬爾大哉!”因此便住招慶也。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招慶”為招慶寺。

            其二:有僧舉似安國,安國云:“招慶今日有殺人之刀,亦有活人之劍?!鄙e似保福,福云:“招慶殺活俱備?!敝姓袘c云:“與摩則首者無過?!毖菔陶咴疲骸百嚨煤蜕信c摩道?!睅熯M云:“是也,不與摩道時作摩生?”侍者無對。師代云:“和尚若不與摩道,百雜碎?!?/p>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招慶”指慧稜禪師。

            其三:問:“學人近入叢林,乞師舉唱宗乘?!睅熢疲骸笆桥e揚?是不舉揚?”學人禮拜,師云:“會摩?”學云:“不會?!睅熢疲骸百嚾瓴粫?,汝若會,何處更有招慶?”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招慶”為慧稜禪師自指。

            其四:問:“知古知今時人共委,如何是招慶截流之作?”師云:“酬你所問?不酬你所問?”僧云:“深委和尚道處?!睅熢疲骸笆悄阄?,招慶落在什摩處?”僧云:“體悉則不可?!睅熢疲骸绑w悉作摩生?”學人禮拜。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招慶”指慧稜禪師。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》卷十三《招慶和尚》(道匡傳)。

            其一:問:“靈山一會,迦葉親聞,未審招慶筵中,誰當視聽?”師云:“汝還聞摩?”僧云:“與摩則迦葉側耳,虛得其名?!睅熢疲骸案幸恢幼髂ι??”學人擬進問,師便喝出。又時上堂云:“古人道:‘開門待知識,知識不相過?!袘c今日不惜身命出門相訪,還有知音者也無?”問:“如何是招慶提宗之句?”云:“不得昧著招慶?!睂W人禮拜起。師又云:“不得昧著招慶是囑汝,什摩處是招慶提宗處?”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招慶”為道匡和尚。

            其二:問:“凡有言句,盡屬不了義。如何是了義?”師云:“若向阇梨道,還是不了義?!边M曰:“為什摩如此?”師云:“阇梨適來問什摩?”問:“師子未吼已前,為什摩眾類同居?”師云:“不驚?!边M曰:“只如吼后為什摩毛羽脫落?”師云:“是阇梨分上事?!边M曰:“除非師子,請和尚道一句?!睅熢疲骸跋蚺c摩時,置一問來?!眴枺骸爸T佛出世,普潤含生。未審招慶出世如何?”師云:“我不敢瞎卻汝底?!眴枺骸盁o居止處還許學人立身也無?”師云:“于上不足,疋下有余?!睂W云:“與摩則學人進一步也?!睅熢疲骸叭暌材诮饷??!?/p>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招慶”為道匡和尚。

            其三:問:“瞥起便息,此人于宗乘中如何?”師云:“困魚止泊,病鳥棲蘆。宗乘中不可作與摩語話?!睂W云:“如何是宗乘中事?”師云:“招慶道什摩?”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招慶”為道匡自稱。

            《景德傳燈錄》卷二一《泉州招慶院道匡禪師》。

            其一:師上堂曰:“聲前薦得,辜負平生。句后投機,殊乖道體。為什么如此?大眾且道,從來合作么生?!庇种^眾曰:“招慶今夜與諸人一時道卻,還委落處么?”時有僧出曰:“大眾一時散去,還稱師意也無?”師曰:“好與拄杖?!鄙Y拜,師曰:“雖有盲龜之意,且無曉月之程?!鄙唬骸叭绾问菚栽轮??”師曰:“此是盲龜之意?!?/p>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招慶”為道匡自稱。

            其二:問:“如何是在匣劍?”師良久,僧罔措。師曰:“也須感荷招慶始得?!?/p>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招慶”為道匡自稱。

            其三:問:“如何是提宗一句?!睅熢唬骸安坏妹林袘c?!逼渖Y拜起,師又曰:“不得昧著招慶,囑汝,作么生是提宗一句?!鄙疅o對。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招慶”為道匡自稱。

            其四:問:“如何是招慶家風?”師曰:“寧可清貧自樂,不作濁富多憂?!?/p>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招慶”指道匡和尚?!蹲嫣眉纷鳌叭绾问呛蜕屑绎L”。

            其五:問:“如何是招慶深深處?!睅熢唬骸昂腿隂]卻?!?/p>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招慶”指招慶寺。

            其六:師上堂,僧眾擁法座。師曰:“遮里無物,諸人苦恁么相促相拶作么?擬心早勿交涉,更上門戶,千里萬里。今既上來,各著精彩,招慶一時拋與諸人好么?”師復問:“還接得也未?”眾無對,師曰:“勞而無功,汝諸人得恁么鈍!看他古人一兩個得恁么快,才見便負將去,亦較些子。若有此個人,非但四事供養,便以瑠璃為地,白銀為壁,亦未為貴。帝釋引前,梵王從后,攪長河為酥酪,變大地為黃金,亦未為足。直得如是,猶更有一級在,還委得么?珍重!”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招慶”為道匡自稱。

            《景德傳燈錄》卷二十七“禪門達者別錄及諸方雜語”。

            有“招慶和尚掂缽囊”之目,內容如下:

            招慶和尚拈缽囊問僧:“爾道直幾錢?”(歸宗柔代云:“留與人增價?!保?/p>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招慶”當指道匡禪師。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》卷十三《福先招慶和尚》(省僜傳)。

            其一:問:“昔日靈山會,匿王請佛;今日招慶,太尉迎師。人天交接于坐隅,至理愿垂于開演?!睅熢疲骸澳邌柲??”僧云:“與摩則慈舟已駕,苦海何憂?”師云:“不敢?!?/p>

            問:“昔日梵王請佛,蓋為奉法之心,今日太尉臨筵,如何拯濟?”師云:“不是不拯濟,還肯也無?”學云:“既然如此,今日一會,當為何人?”師云:“不為老兄?!鄙疲骸盀槭材θ??”師云:“卻為老兄?!?/p>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招慶”指福先招慶和尚,即省僜(省澄)。

            其二:又上堂云:“古人道:‘擬心則差?!袘c道:‘擬心為什摩卻成差?’”時有人出來,叉手而立。師肯之。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招慶”乃省僜自稱。

            招慶寺僧人與王氏的交往

            唐末、五代時期,福建為王氏實際統治。王氏治閩,推崇佛教,大量創建寺院,延僧住持;大造佛塔、經幢;大造佛像,大量繕寫印制佛經,并大量剃度僧尼;優禮僧人,對名僧頒賜封號,佛學廣為盛行。五代時,王潮、王審知創建的閩國政權擁有五州之地,泉州為上郡,泉州刺史非王氏族人不得充任,王審邽、王延彬、王延鈞、王繼崇等先后出任泉州刺史。特別是王審知的侄兒王延彬繼承父親王審邽任泉州刺史,前后執政二十六年,在泉州實行崇佛政策,禮敬僧人,大造佛寺,對泉州佛教的發展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。這些情況已廣為人知。王氏統治者還實際參與學佛修禪,延請高僧弘法傳經,與僧人談佛理,則較為人所忽略。此次翻檢資料,發現《祖堂集》、《景德傳燈錄》和《五燈會元》中有些這方面的記載: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》卷十《長慶和尚》(慧稜傳)。

            其一:師患耳重,王太傅有書來問疾,兼有偈上師:

            世人悟道非從耳,耳患雖加道亦分。

            靈鷲一機迦葉會,吾師傳得豈關聞?

            師回問云:“不及奉和,輒置問詞。太傅若也不吝,則顯截流之作也。蒙示非從耳,云得豈關聞。不從聞得者,請露后來珍?!碧荡穑骸昂们绾糜?,宜花宜麥,得不得,請大師親批?!睅熢疲骸芭c摩則大眾有望,北院何憂?雖然如此,猶慮恐人笑在?!?

            按:此處王太傅為王延彬。王延彬(886~930年),字表文,王審邽長子。唐天祐元年(904年),泉州刺史王審邽逝世,王延彬時年19歲,閩王王審知命他代理泉州刺史,第二年實授。后梁開平三年(909年),王延彬加金紫光祿大夫,轉右仆射,封瑯琊郡開國男,不久又轉司空,加云麾將軍。乾化二年(912年),授特進階加檢校太保,進封開國伯。乾化五年,詔加檢校太傅、開國侯。

            其二:師回清源,太傅問:“山中和尚近日有何言教?”師云:“山中和尚近日老婆心,教人向未開口已前會取?!碧翟疲骸芭c摩道,還得當也無?”師云:“當不當則且置,太傅作摩生會得?”太傅云:“專甲亦有商量處?!贝髱熢疲骸疤底髂ι塘??”太傅乃收足坐。師云:“教什摩人委?”太傅云:“大師不委?!睅熢疲骸吧蟻砗卧??”太傅云:“有什摩罪過?”師云:“亦須自檢責好?!?

            按:此處太傅為王延彬。山中和尚指慧稜。

            《景德傳燈錄》卷十八《福州長慶慧棱禪師》。

            其一:師來往雪峰二十九載,至天佑三年,受泉州刺史王延彬請,住招慶。初開堂日,公朝服趨隅,曰:“請師說法?!睅熢唬骸斑€聞么?!惫O拜,師曰:“雖然如此,慮恐有人不肯?!庇谑欠髶P祖意,隨機與奪。故毳客憧憧,日資道化。后閩帥請居長樂府之西院,奏額曰長慶,號超覺大師。

            按:此處明確記載慧稜和尚于天佑三年(906年)受泉州刺史王延彬請,住持招慶寺?!伴}帥”為王審知。王審知(862-925年),字信通,又字詳卿,光州固始(今河南固始縣)人。唐乾寧三年(896年),朝廷升福建為威武軍,任王潮為節度使。翌年,王潮病卒。朝廷授王潮弟王審知為節度使,后加平章事,封瑯琊郡王。唐亡,后梁立,王審知向后梁獻表納貢,梁開平三年(909年),梁太祖朱全忠加拜王審知為中書令、福州大都督長史,開平四年(910年),又封為閩王。

            其二:閩帥夫人崔氏奉道,自稱練師。遣使送衣物至,云:“練師令就大師請取回信?!睅熢唬骸皞髡Z練師,領取回信?!表汈?,使卻來師前唱諾便回。師明日入府,練師曰:“昨日謝大師回信?!睅熢唬骸皡s請昨日回信看?!睙拵熣箖墒?。閩帥問師曰:“練師適來呈信,還愜大師意否?”師曰:“猶較些子?!狈ㄑ蹌e云:“這一轉語,大王自道取?!痹唬骸拔磳彺髱熞庵既绾??”師良久,帥曰:“不可思議,大師佛法深遠?!?/p>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閩帥”為王審知之長子王延翰,其夫人即崔氏。王延翰(?~927年),字子逸,閩王王審知長子。后唐同光三年(925年),十二月,閩王王審知病逝,王延翰繼位,自稱威武軍節度留后。翌年三月,后唐授王延翰為威武軍節度使。后唐天成元年(926年)十月,王延翰建閩國,自稱大閩國王,立宮殿,置百官,威儀文物皆按天子制,但仍稱臣于后唐。尋為其弟王延稟、王延鈞所弒(927年)。練師即道士。

            《景德傳燈錄》卷二十七“禪門達者別錄及諸方雜語”。

            本節下有“王延彬入招慶院”之目:

            王延彬入招慶院

            泉州王延彬入招慶院,見方丈門閉,問演侍者:“有人敢道大師在否?”演曰:“有人敢道大師不在否?”(法眼別云:“太傅識大師?!保?/p>

            按:本條及下面《五燈會元》一條,明確記載王延彬造訪招慶寺(時稱“招慶院”),其時住持為慧稜禪師。

            《五燈會元》卷第八之“長慶棱禪師法嗣”。

            本節下列有“太傅王延彬居士”之目:

            太傅王延彬居士

            太傅王延彬居士,一日入招慶佛殿,指缽盂問殿主:“這個是甚么缽?”主曰:“藥師缽?!惫唬骸暗o聞有降龍缽?!敝髟唬骸按旋埣唇??!惫唬骸昂鲇鰭傇评藖頃r作么生?”主曰:“他亦不顧?!惫唬骸霸拤櫼??!保ㄐ吃唬骸氨M你神力,走向甚么處去?”保福曰:“皈依佛、法、僧,百丈恒作覆缽勢?!痹崎T曰:“他日生天,莫孤負老僧?!保╅L慶謂太傅曰:“雪峰豎拂子示僧,其僧便出去。若據此僧,合喚轉痛與一頓?!惫唬骸笆巧趺葱男??”慶曰:“洎合放過?!惫秸袘c煎茶,朗上座與明招把銚,忽翻茶銚。公問:“茶爐下是甚么?”朗曰:“捧爐神?!惫唬骸凹仁桥鯛t神,為甚么翻卻茶?”朗曰:“事官千日,失在一朝?!惫餍浔愠?。明招曰:“朗上座吃卻招慶飯了,卻向外邊打野?!崩试唬骸吧献髅瓷??”招曰:“非人得其便?!?/p>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招慶”為招慶寺?!伴L慶”指慧稜禪師。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》卷十三《招慶和尚》(道匡傳)。

            入閩,參見怡山,密契心源。后以泉州王太尉請轉法輪,閩王賜紫,號法因大師矣。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泉州王太尉”當是王延彬,“閩王”是指王審知。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》卷十三《福先招慶和尚》(省僜傳)。

            府主太尉問:“僧眾已蒙師指示,弟子進步,乞和尚垂慈悲?!睅熢疲骸疤炯冗M步,招慶不可不祗接?!薄暗茏映;\日久,軍府事多。不會,乞師方便?!睅熢疲骸疤具m來道進步,招慶道不可不祗接。太尉還會摩?”太尉設禮而退。

            按:此處“府主太尉”應是王繼勛。王繼勛,王延政六子。閩永隆六年(后晉開運元年,944年)三月,部將朱文進殺閩王王延羲,后晉授朱文進為同平章事,封閩國王,朱文進派黃紹頗為泉州刺史,黃紹頗迎請省僜主持招慶院,未幾,泉州散員指揮使留從效與校佐王忠順、董思安等擒殺黃紹頗,擁戴王繼勛為泉州刺史。

            (2016年1~5月)

            (作者:泉州歷史文化中心理事)

            主要參考文獻:

            重制線裝版《祖堂集》(一函十冊),(南唐)靜、筠二禪師著,孫立川校編,(香港)天地圖書有限公司出版,寶華齋·杭州富陽古籍印刷廠印刷裝訂,2003年7月第一版。

            《祖堂集校注》,(南唐)靜、筠二禪師著,張美蘭校注,商務印書館,2009年12月第一版。

            《景德傳燈錄譯注》,(北宋)道原著,顧宏義譯注,上海書店出版社,2010年1月。

            《宋高僧傳》(宋)贊寧著,范祥雍點校,中華書局,1987年8月。

            《五燈會元》,(宋)普濟著,蘇淵雷點校,中華書局,1984年10月。

            (唐)黃滔:《福州雪峰山故真覺大師碑銘》,載《黃御史集》,另見《全唐文》。

            周焜民:《重制線裝版&lt;祖堂集&gt;序》,載重制線裝版《祖堂集》,(香港)天地圖書有限公司,2003年7月。

            孫立川:《重制線裝版&lt;祖堂集&gt;之出版說明》,載重制線裝版《祖堂集》,(香港)天地圖書有限公司,2003年7月。

            (日)柳田圣三:《關于&lt;祖堂集&gt;》,載《法音》(1983年第一期),中國佛教協會主辦,1983年。

            楊清江:《泉州招慶寺考》,載《泉南文化研究》第5期,泉州歷史文化中心編,2016年4月。

            李玉昆:《敦煌遺書中的泉州僧人著作——&lt;泉州千佛新著諸祖師頌&gt;》,《泉南文化》1991年第一期(總第十四期)。

            李玉昆:《&lt;祖堂集&gt;——我國現存最早的燈錄》,佛緣網,http://www.foyuan.net/article-116564-1.html

            李玉昆:《泉州招慶寺與高麗的佛教交流》,《泉州文博》2013年第1期(總第23期)。

            明萬歷版《泉州府志》,二十四卷,(明)陽思謙修,黃鳳翔類編,林學曾等同編,明萬歷四十年(1612年)刻本,泉州志編纂委員會1985年影印本。

            清乾隆版《泉州府志》,七十六卷、首一卷,(清)懷蔭布修,黃任、郭賡武同纂,清乾隆二十八年(1763年)刻本,泉州志編纂委員會1984年10月影印本。

            《閩書》,(明)何喬遠纂,萬歷四十八年(1620年),廈門大學古籍整理研究所、歷史系古籍整理研究室《閩書》校點組校點,福建人民出版社,1994年6月。

            明弘治版《八閩通志》,(明)黃仲昭編纂,弘治二年(1489年),福建省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舊志整理組、福建省圖書館特藏部整理,福建人民出版社,1990年5月。

            《紫云開士傳》,(元)釋大圭撰,泉州文庫《紫云開士傳·夢觀集》,上海辭書出版社,2011年。

            《泉州開元寺志》,(明)釋元賢編,民國十六年重刻本。

            《西禪長慶寺志》,(清)沈涵編,《中國佛寺志叢刊》第100冊:《西禪長慶寺志·西禪小記·南山略紀》,廣陵書社,2011年12月。

            《鼓山志》,(清)黃任修輯,《中國佛寺志叢刊》第97-98冊:《鼓山志(上下)》,廣陵書社,2011年12月。

            《閩中金石略》,(清)陳棨仁著,民國廿三(1934)年上海中華書局鉛字排印本。

            《敦煌遺書總目索引》,中國商務印書館編輯出版,1962年,轉引自王國榮著《福建佛教史》。

            《仙溪志》,(宋)黃巖孫著(十五卷),元至正十一年(1351年)黃真仲重訂刊印本(四卷),1987年仙游縣文史學會點校,1989年11月福建省地方志編纂委員會出版發行。

            《福州市志》(第7冊),福州市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,方志出版社,1999年。

            泉州招慶寺名僧考

            南康金融新聞網相關推薦

            荡乳欲妇在线观看
            1. <source id="znw4v"></source>
              <u id="znw4v"></u>

                    <rt id="znw4v"></rt>